我很小的時候就喜歡音樂。很小很小的時候聽五輪歌曲,長大一點聽 C-Pop 和 K-Pop,後來聽 Vocaloid,現在聽 J-Pop。

我想,和音樂奇妙的相會構成了現在的一半的我。

只不過最初的東西我一個一個全部丟掉就是了。

另請注意,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並含有多處行文不暢、邏輯謬誤和過於激進的主觀內容。作者並無專業的音樂素養,只有路人式分析。認真你就輸了,不喜請按Alt-F4。

原點與其延續

這大概是我最羞恥的一段經歷。

大概是因為年少無知的原因,我是跟著身邊的人一起陷入這個坑。

年少無知的我,親眼見證了 2G 到 3G 的變遷、攜帶網路的興起、Google 中國的末路……以及,中韓兩個偶像團體的粉絲間大戰,即「行星飯」與「四葉草」之戰。

以其他星球之來客的名義結成的偶像團體 EXO,長相是標準的鮮肉臉,唱功也符合水平,甚至在當時親日氛圍濃厚的 Bilibili 都討眾人喜歡。這在中日韓三國間「兩國聯合共仇一國」的民間關係下非常罕見的。

他們粉絲的假想敵的對手是當時的新晉三人少年偶像團體 TFBoys,亦被眾黑粉完整表記為掏糞男孩舔糞男孩吞糞男孩種種之類。是憑藉出道曲「青春修煉手冊」讓眾人捂上耳朵的神一般的存在,是令人聽到組合名字就犯 ptsd 的存在。

在當時的大戰中我不假思索就站在了「行星飯」一邊,之後元成員或離籍或單飛之後「9 人殘局」發生,我持和大多數人相同的「12-3=0」的觀點(即 EXO12 人必須齊齊落落不能少一個人)脫粉,從此幾年間再未追過星。

我認為我可能算個「理智粉絲」,因為我從來未購入過數位專輯或實體專輯,也未購入過周邊產品,沒有像其他人一樣墮入其中,不像腦殘粉,甚至一點追星的樣子都沒有。

但我仍記得我為靠近大眾並為得到其認可所作出的「採一捧一」的愚蠢行為,但這沒辦法,迎合大眾是在這個世界上的生存之道。並且,這場所謂的戰爭只是腦殘粉之間的自嗨,從未有過勝負。

兩個團體各有自己的特點。EXO 是典型的韓流與酷炫風格,目標人群即是青春期的少男少女,有人欣賞他們歌曲中活躍的旋律,有人欣賞強勢的情書式歌詞雖然韓國偶像幾乎都這樣就是了,但更多的還是看臉。而 TF 不僅有顏值,還以青春特有的清新旋律俘獲了一眾少女心強烈之人。

在「限韓令」之後, TFBoys 受官方賞識(大概吧)屢上春晚,可謂一路扶搖直上。而在 EXO 發售正規三輯 EX’ACT之後,至少在我周圍熱度是降了許多。也許是我愛好逐漸偏向ACG,也許是一眾音樂流媒體的版權之爭,他們在我面前就這樣銷聲匿跡了。

那幾年我除了聽這兩個團體的歌還經常聽一些網路歌手的曲子,以及其他中文流行曲。印象最深的幾位還是朴樹、小賤、逃跑計劃和南征北戰。只不過這些曲子只在記憶中,腦海中也不曾響起過,library裡一首也沒有留下。一個一個全部丟掉就是了。

現在對我來說,內娛圈與韓圈是絕對不能碰的東西。

粉絲前所未有的瘋狂,唱作人前所未有的87,用當代牛鬼蛇神來稱謂再好不過。

現在音樂排行榜裡的歌,10首有9首,真的聽不下去,這就是屎啊!
出典:鄭鈞 今晚九點見之訪談

沒錯,現在的華語樂壇就是一坨屎。這並不是出於我對於自己日音fan身份的優越感,而是恨鐵不成鋼的失望。

以我之見,87的聽眾養活了87的音樂人,87的音樂人生產87的音樂,87的音樂讓87的聽眾更87。華語樂壇深深陷入這個死循環之中。而有能者卻無流量,只能在沉重的大氣中艱難呼吸,「劣幣驅逐良幣」。

再參考中國網際網路使用者結構與藝術教育現狀,我們就會發現,這種現象是必然的。

青少年是網路流量貢獻的主力軍。他們中的大多數,追求美妙的愛情、迷戀完美的容顏、傾心於魔鬼的身材……

於是娛樂圈中,長相第一,才能靠邊。音樂排行榜中,情愛歌曲大行其道。填詞時,為了押韻,違背常理,放棄詞句之通達。作曲時,則是大型廁所爆破現場,甚至當你聽現在的中文流行樂聽得足夠多,你總能聽到伴奏中有相同樂器產生的鼓點聲。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,旋律足夠悅耳之曲,常常是日語歌曲重新填詞;也有拿原曲改動幾個音符,便作為自己的原創曲,堂而皇之地展露在世人面前了。更甚者賣腐上位,卻「又當婊子又立牌坊」,簡稱「又當又立」;靠賣腐成名,卻縱容自己的粉絲打壓自己的BL同人創作……

可以說這十幾年間內娛圈的歷史,就是在糞坑中鍵盤戰爭的歷史。具體不做過多闡述。

近幾年,選秀節目如雨後春筍,最知名的便是Produce 101(創造營)和青春有你。這些節目產生的所謂偶像團體我不做評價。可當我得知原本在中國沒有多火熱的AKB48 Team SH也蹚這攤渾水……好的,直接與SNH48一視同仁(笑)。

要評價這些節目,我們不妨試試詭辯術很常用的「以偏概全」來試試。Nine Percent就是這類節目產生的團體之一,在中文網路中超高知名度的蔡徐坤便是此團之隊長。至於作曲作詞之質素,無須多言。如果非要說,就是炸廁所的曲風與意味不明的歌詞。

並沒有什麼好說的。但最神奇的是居然有一大群人能夠在這種環境裡與一眾87同呼吸共命運。何等魔幻的……

那,在另一邊角落裡的「有能人」呢?他們沒有巨大的流量,他們沒有驚人的銷售量,他們沒有專屬於他們的網路戰場。但我相信,他們有最忠誠的粉絲默默地一路陪伴,以及對創作與音樂的敬畏之心。我想他們便是當今華語樂壇中唯一正道的光了。

另外,在我手機上,唯一一首中文音樂是萬能青年旅店的《殺死那個石家莊人》。

夜幕覆蓋華北平原,憂傷浸透她的臉。

海的那邊

小世界

我曾經迷戀於一個遊戲系列,初音ミク -Project Diva-。

是一個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宅的朋友推薦給我的。

大概,我的走向改變就從這開始。

沒有任何要做業配的意思。這遊戲裡不僅有很用心的立體模型,還有自然的舞步,這些都由眾多高質量Vocaloid名曲來支撐。

玩這類遊戲是輕鬆入坑Vocaloid的好辦法。在那個暑假我把遊戲通關了幾次,便慢慢地對這些作品熟悉了。

直到現在,00年代末和10年代初的Vocaloid曲仍然在我library中佔大多數,而這些曲目幾乎都被Project Diva收錄。

Project Diva 1、2與Extend這三部發售在PSP上的作品的iso檔在我的sd卡上保留了很長時間。而PSV、PS3與PS4上發售的作品到現在我還沒有機會接觸到,電腦配置無法模擬PS3,PSV到現在都沒有正式的模擬器。對我來說,它們不單純只是iso檔而已,而是對逝去時代的追憶。有機會的話一定會買正版碟,雖然也許不會再玩,就當作紀念好了。

その後

米津玄師在2017年再次以ハチ的身份投稿了初音未來十週年紀念曲「砂の惑星」,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時亦引起巨大反響。

這首歌是在緬懷上一個時代,歌詞裡有對07年「Melt騷動」以及一些Vocaloid名曲的暗示,並且頑強地寄予希望於將來。

但現在看來,這首歌昭示了更壞的時代的開始。

Bilibili的急轉直下、各亞文化圈子的「出圈」現象,亦或是週刊Vocaloid排行榜的「空前的工作熱潮」,貌似都發生這之後。

在壞時代中,音樂領域的生存之道被重新定義。在三次元中司空見慣的各種亂象,竟在Vocaloid這種小圈子中當作鏡子完全反射了出來。

人們也驚奇地發現,砂の惑星這首曲子揭示的不僅僅是niconico動畫,還有更多東西。

君の心 死なずいるなら 応答える早急に

Next Stage

我並沒有什麼固定聽的歌手,這樣的我自然開始接觸日本大眾喜聞樂見的音樂,也就是J-Pop。

不知不覺的,這兩年間,每年年末看紅白歌合戦竟然成為了我的習慣。在這之間也漸漸瞭解到海的那邊的人們的喜好,並且一步一步靠近。

像是水到渠成一樣,我成了48系與坂道系的聽眾。儘管她們之間是官方的對抗關係,但我並沒有像許多年前一樣繼續站隊了。說是對抗關係,其實她們之間也沒發生什麼所謂的戰爭。

我不敢說自己是「粉絲」,而只能說自己是「聽眾」。我深知自己沒有說那種話的資本,因為我並沒有見證她們的成長。

所以,我才想更多更多更多地接近和認識她們,我開始看我從來不看的綜藝節目,我開始看將近兩小時一部的紀錄片。因為48和坂道是我遺失的青春。

我所愛的故事,是眾人打下江山創造奇蹟的故事,這大概是頹廢中的我最需要的東西吧。

恩,如果文春沒有在這故事上亂塗亂畫的話,這故事會更完美。

戀愛禁止條例

AKB48中,乃至所有東亞的偶像中,都有如題這樣約定俗成的不成文規定。

秋元康在Vice中國的訪談中表示,「我不是反對,如果真的是認真的,你就加油」,「但是如果你的粉絲那麼支持你,你卻讓他們覺得『什麼啊,在我們很努力支持你的時間裡,你是不是在約會啊?』……(沉默)」

這種現象不知道是幾時興起的,偶像成為了粉絲腦內戀愛和意淫的對象。而為了回應粉絲的期望,偶像被迫放棄戀愛的權利。

被秋元康稱為「正統派偶像」的渡邊麻友在被提到這個問題時,她這樣回答:

「作為AKB的成員,我覺得從未觸犯過戀愛禁止條例是一件好事。但作為一個人,我覺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一些重要的東西。」

粉絲認為,這是偶像的義務,偶像就是販賣夢想的職業。

我也不知道,粉絲為什麼會這麼玻璃心。但不幸的是,戀愛禁止條例恰好就是這種「病態式追星」的產物。

我明確地認為,個人權利是不可侵犯的,戀愛權利也是如此。而戀愛禁止條例這種東西,破壞了現代社會的價值。

但願「緋聞」一詞正當化、去害化的一天早日到來。

週刊文春

這是什麼?

  • 日娛圈民的痛恨之物
  • 傑尼斯事務所的仇敵
  • 日本公眾人物的夢魘

很簡單,這就是一本非常普通的雜誌,但在日本言論寬鬆的環境中什麼都敢爆料,並且一爆料就能夠斷送被爆者的前程,故被稱為「文春砲」。

貌似對肥秋的團體有仇恨心理,特別是48與坂道系。

我印象最深的是多年前爆料咪醬,謝罪時剃成光頭,甚至被調侃「不是吳克的咪醬不是好咪醬」。

剃頭的時候看著就心疼,但對於珍視頭髮到病態程度的我來說是疼上加疼。

作為一個日音fan,說不恨是不可能的。

而作為在腳下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,我卻熱切地盼望我腳下的土地也能出現週刊文春這類媒體。

除去報導中的少數水分,週刊文春實際上充當「民眾監督」的作用。「文春砲」的目標不只是藝能界,更多的還在於○○界。在議員隨便被爆黑歷史的日本這再正常不過,但…「文春砲」的打擊可不會讓人不痛不癢…

就算報導有水分,友刊(迫真)也會熱切地指正。這就是輿論監督的意義。

文春大概就是這樣令人又愛又恨。

但更可怕的是,它和戀愛禁止條例一起埋下了不安的種子。

我忘不了一個人,她說,指原莉乃是AKB的罪人。因為文春曝出了指原的戀情,其本人也因此移籍至HKT48。

為什麼要因為自己的愛情道歉?為什麼要因為自己的愛情哭泣?

戀愛禁止條例是粉絲病態期望之產物,而文春卻充當加害者。

文春錯了嗎?不,沒有媒體不挖掘這種轟動報導。

指原錯了嗎?不,戀愛是天賦人權。

戀愛禁止條例錯了嗎?不,偶像應當回應粉絲的期望。

那麼錯的只能是粉絲了吧。粉絲的病態心理是戀愛禁止條例之根源,亦是眾偶像戀愛之痛的罪魁禍首。

與其讚賞渡邊麻友的「正統派」,為什麼不為峯岸南和指原莉乃敢於打破束縛追求自由之精神高歌呢?

我想,這才是在黑暗時代中粉絲群體暴力之下真正可貴的東西。

終末之曲

我眼中的偶像,是予人以希望之物,是黑暗中的一束光。

我所愛的音樂,是能被稱作「音樂」的,是令人回味無窮的。

然而在這劣幣驅逐良幣的黑暗時代中,這反倒成了一種奢求。

無話可說了,大概吧。

以上。